当前位置 : 天津网站建设-天津网络公司-天津网页制作 > 图片 > 侠客岛:美国退出气候协定,中国的机遇期来了

侠客岛:美国退出气候协定,中国的机遇期来了

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0-09-18 22:52
[ 摘要 ]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优先显然是国内事务优先,同时谋求在全球范围内重新调整自己的权责。对中国来说,量力而行,深度参与全球事务,这可能是一个新的需要把握的战略机遇期......

[摘要]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优先显然是国内事务优先,同时谋求在全球范围内重新调整自己的权责。对中国来说,量力而行,深度参与全球事务,这可能是一个新的需要把握的战略机遇期。

原标题:【解局】美国退出气候协定,中国的机遇期来了?

特朗普终于宣布了美国退出《巴黎协定》的消息。看来,在美国的总统那里,“一张蓝图绘到底”这句话的效力,大概抵不过“新官不理旧账”。

是的,奥巴马同志的政治遗产正逐个被推翻。废了TPP,医保法案不保,巴黎协定也退了。要知道,就在去年的杭州G20,奥巴马还跟习总一起,向时任的联合国秘书长一起递交了中美两国对巴黎协定的批准文书。

这个消息当然足够让世界哗然,但也符合特朗普的一贯风格。我们更感兴趣的,是这件事、以及围绕这件事发生的几件事,背后隐隐透出的局势变化。

理由

《巴黎协定》的谈判过程经历了十几年,这场马拉松也历经无数波折。大体说来,其主旨就是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,把全球平均气温的增幅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——对比的基准,是工业化之前的世界。在此过程中,发达国家应当带头减排,同时给发展中国家进行资金、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。

在全球197个国家中,这一协定已经在147个国家生效,另有48个签约国家尚待批准协定,只有尼加拉瓜与叙利亚两个国家没有签署协定。美国是第三个。

克里签署《巴黎协定》

在美国,奥巴马的民主党一向主张清洁能源,而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则对此持批判态度。奥巴马政府此前的承诺是,以2005年的排放量为基准,到2025年削减26%到28%的排放量;同时承诺向联合国提供30亿美元的基金,帮助发展中国家对抗气候变化。奥巴马离任前,已兑现了10亿美元。

共和党则不然。特朗普胜选时,传统能源企业就曾迎来大涨。特朗普的就任演说,“气候变化”只字不提;上任后,白宫网站几乎删除了所有有关气候变化的内容,取而代之的,是“美国优先能源计划”;而他任命的新环保署署长,则以坚决反对奥巴马遏制气候变化的努力而著称。

今天,特朗普也给出了自己的理由。和他竞选时说的一样,他一直认为气候变化是个“骗局”。2012年,他就曾发推,说气候变暖是“中国人捏造出来的理论”,目的是削弱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。

而在他今天发给支持者的邮件中,则援引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协会经济咨询公司(NERA Econonomic Consulting)的数据,称如果遵守《巴黎协定》的话,美国将遭受3万亿美元损失,丢掉650万个工业部门岗位(其中310万个是制造业岗位),造纸、水泥、钢铁、煤炭、天然气等行业则将承受12%到86%的产能降低。

“中国人捏造的理论”这个锅,首先我们肯定不背。特朗普的逻辑其实很简单:如果美国要遵守这个协定,像煤炭等产能的工作机会就会从美国转移到别国,让其他国家“取得优于美国的经济优势”。

他的抱怨则更直接:“中国被允许新建上百个煤炭厂,且可在未来13年内以惊人的数字继续增加排放,但美国不被允许”;“印度可以翻番其煤炭产量,而我们却要去掉我们的。甚至连欧洲都被允许继续建设煤炭厂。”

“维护美国利益”、“让美国再次伟大”,这样的表达我们并不陌生。维护的标准很简单,把工作机会留在美国、让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少出钱,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,是特朗普看重的。他说:“我是被匹兹堡选民选举出来的,不是巴黎人民。我承诺,将会退出或者重新谈判任何不能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交易。”

比较尴尬的是,匹兹堡市长即刻说,作为匹兹堡市长,“我们会为了我们的人民、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未来,遵守巴黎协定的指导”。在他背后,还有包括纽约、洛杉矶、波士顿、休斯顿、芝加哥、西雅图等在内的68个美国市长赞同。在特朗普宣布决定后,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、迪士尼的CEO等都退出了总统商业顾问委员会以示抗议,高盛的董事长也发推反对。

同样,特朗普想要单边重启谈判?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的回应是:“不能基于单独一方的要求而重新谈判。”

优先

作为商人,特朗普当然晓得姿态、谈判、要价。只不过这一次,他的判断可能需要经受历史的考验。

我们简单说几点。

第一,马斯克的发言是有代表性的:气候变迁是真实存在的问题,退出巴黎协定对美国或全世界而言都非好事。

中国气象局、社科院曾经发布过《气候变化绿皮书(2015年)》,认为“气候变暖给全球生态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带来的损失和风险与日俱增”。2014年,已是有现代气象记录数据135年来最为炎热的一年;2015年的热度可能成为又一个“有史之最”。世界气象组织(WMO)此前公报显示,2015年全球二氧化碳平均浓度已经是有史以来最高,2016年则将再度刷新纪录。

世界自然基金会的《生命行星报告》则指出,在过去的仅仅40余年间,陆地、海洋、淡水湖中的野生生物就减少了近60%,到了2020年,可能还会再减少三分之二。下面也有几张图表。

第二,特朗普(至少在说辞上)可能高估了美国传统能源行业目前的能力,也低估了新能源、清洁能源的潜力。换句话说,他只看到了履行协议可能带来的就业削减,没有看到替代的可能。

比如,路透社发布的涉及32家美国电力公司的调查结果显示,大多数公司早就脱离了煤炭行业并不打算改变现状;同时,美国去年就关闭了13000兆瓦火力发电能力,且今年预计还将减少或转化8000多兆瓦。事实上,去年美国的太阳能和风能,一共贡献了接近三分之二的新增发电能力。

另一头,在全球,2016年,发展中国家的在不包含水电的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超过发达国家,全球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已经超过400亿美元,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总投资已经超过3000亿美元,较10年前翻了6番;仅在美国,清洁能源经济也已经带来了数十万的新增就业。

第三,把锅甩给中国等发展中国家,本身是很不负责任的。排放权等于发展权,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;要发展,肯定要排放。而如果要控制全球升温,控制在不超过前工业化时代2摄氏度的标准,需要全球努力——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,各个国家历史发展阶段不同,发达国家早就开始工业能源革命了,历史上已经排放了很多,因此必须长时段来计算平均排放。

数据显示,包括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在内的经合组织成员国,人均每年的碳排放值为9.6吨;而非经合组织国家,这一数据则仅为3.4吨。仅美国一国,废气排放量就占全球的18%。因此,责任承担也应当有所区别。

而在现实中,即使中国是发展中国家,也在履行自己的减排责任。除了煤炭去产能、大力保护环境之外,中国在去年9月就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巴黎协定,成为第23个完成批准协定的缔约方;2016年,中国还启动了在发展中国家开展10个低碳示范区、100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、1000个应对气候变化培训名额的合作项目。

对中国的评价?在回答“哪个国家的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可称榜样”的问题是,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点名提到中国。她说,中国采取了“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”行动,中国在对待气候变化问题上“非常非常认真”。

巴黎大会上,中国代表解振华曾经对一些发达国家的行为发过一番脾气。他是这样说的:“讲大幅度率先减排,减了吗?要对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,你提供了吗?讲了20年到现在并没有兑现。我们是发展中国家,我们要发展,我们要消除贫困,我们要保护环境,该做的我们都做了,我们已经做的,你们还没有做到,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讲这些道理给我!”

不夸张地说,在全球减排形势极度严峻的情况下,美国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放弃履行17.89%的减排责任,减少在此工程中的出资,这将使美国沦为最大的“不负责任”国家。至于美国一直以来标榜的道义旗手形象,就别逗了。

这不,得知此消息,正在欧洲出访的李克强在与默克尔共同会见记者时,是这样表态的:应对气候变化是全世界的呼声与共识。中国一直积极参与、推动并签署了《巴黎协定》,是最早通过立法程序认定《巴黎协定》的国家之一,也是最早向联合国提交应对气候变化国别方案的国家之一。

用他的话说,“这不仅是我们作为发展中大国承担的国际责任,也是中国转变发展方式的内在需求。中方将继续履行承诺,努力走绿色、低碳、可持续发展之路,与各国携手向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目标扎实迈进。”

中欧

还有件事值得琢磨。

特朗普宣布此事之前不久,刚刚去访问了中东和欧洲。一些欧洲媒体把他此行称为“灾难性的”。在G7峰会、北约等场合,美国新总统和传统的欧洲盟友谈得不是很好。默克尔甚至说,指望别人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必须依靠自己。

默大妈这番心酸的言论,一则暗指英国脱欧,大大削弱欧盟力量;二来,则显然是指美国指责欧洲在贸易、安全、气候等议题的表现了。特朗普的言论归结起来依然是“美国优先”——欧洲必须多出钱(在军费上),多给美国让利(在贸易上)。

盟友靠不住,就得有转向。在气候议题上,欧洲一直是领导者。现在美国退出了,权力的真空想必也是由欧洲来接棒。中国和欧盟已经发出声明称,双方“决心推进”相关措施,以便“引导能源转型”,迈向全球低碳经济。拥有全球最大碳排放交易市场的欧盟,已经同意向中国提供1000万欧元,以支持中国在今年推出一个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的计划。

更耐人寻味的是,特朗普访欧之后,欧洲显然正在寻求中国作为伙伴。李克强此行的成果清单已经发布,里面有一条就是:“为遵守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》第十五条,德国支持欧盟通过修法寻求解决办法,修订后的反倾销法规不歧视任何国家,且应符合世贸组织规则”。

中国入世的第15条是什么还记得吗?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。虽然这个话题我们已经说过逻辑上是个伪命题,但现实中依然会在很多倾销反倾销、技术壁垒、市场准入、投资批准等问题上卡中国的脖子。就在去年,欧洲议会(虽然没什么太大效力)还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,今年立场立马来了反转。很难说这不是特朗普的姿态,让欧洲感受到必须在外交上进行策略性改变。

当然,在贸易、技术、能源、投资、安全、金融、文化等N多领域,欧洲和中国的合作空间还是相当大的,否则中国领导人也不会如此高频地访欧(过去近10年,平均每年不少于三次)。

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优先显然是国内事务优先,同时谋求在全球范围内重新调整自己的权责。对中国来说,量力而行,深度参与全球事务,这可能是一个新的需要把握的战略机遇期。

文/明日绫波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