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天津网站建设-天津网络公司-天津网页制作 > 科技 > 孙怀山、黄兴国、陈树隆 他们仨犯了同一个错误

孙怀山、黄兴国、陈树隆 他们仨犯了同一个错误

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0-09-18 22:49
昨天,全国政协原常委、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被双开。 法晚观海解局记者注意到,中纪委在通报中指称,孙怀山“经济上贪婪”。而十八大至今在通报中适用该表述的大老虎,......

昨天,全国政协原常委、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被双开。

法晚·观海解局记者注意到,中纪委在通报中指称,孙怀山“经济上贪婪”。而十八大至今在通报中适用该表述的大老虎,此前只有黄兴国、陈树隆。

这3人不但自己敛财,还利用职权为亲属,比如儿子谋取利益。比如黄兴国的4个弟弟踏进生意场,涉足机械、建筑、房地产等多个领域,而陈树隆竟然指挥挪用财政等资金,以“打新股”等方式进行投资。

(孙怀山)

3人涉嫌受贿并为亲属谋利

按照官方的说法,贪官在违纪违法方面的行为可以概括为4大类:政治上变质、经济上贪婪、道德上堕落、生活上腐化。由此观之,黄兴国、陈树隆、孙怀山正是“经济上贪婪”的典型。

法晚·观海解局记者梳理中纪委通报发现,3人在经济方面有两个共同点:第一,均涉嫌受贿犯罪;第二,都绕不开同一个群体——亲属,即利用职权为亲属谋取私利,成了全家腐。

具体来说,孙怀山除了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,还安排有关单位公款接待家属旅游,并收受礼品、礼金,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其子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;

(黄兴国)

天津市原市委代理书记、市长黄兴国不但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,还纵容、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上的影响获取巨额利益,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其子谋取私利;

同样,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不仅收受巨额贿赂,而且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谋取私利,同时违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黄兴国敛财的方式,除了收企业经营方面的钱,还卖官,即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并收受财物,封官许愿,任人唯亲。

相比之下,陈树隆更为大胆,此人不但收钱,还自己动手下海赚钱。中纪委的通报显示,此人毫无政治信仰,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严重扭曲,既想当大官、又想发大财,长期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进行经商营利活动,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。

黄兴国弟弟经商,陈树隆打新股

至于上述3人在经济问题上的具体表现,法晚·观海解局记者注意到,他们落马之后,媒体陆续进行了揭露。

今年1月5日,澎湃新闻调查发现,黄兴国有4个弟弟,分别叫做黄兴常、黄兴方、黄兴余、黄兴荣,他们投身生意场,涉足机械、建筑、房地产、海洋经济等多个领域。

比如黄兴余,不但注册资本超过2亿元、拥有“国字号”背景的中国供销集团宁波公司,背后有他的投资,而且此人还涉及电梯领域。黄兴余不但是注册资本1010万元的天津日洋电梯有限公司监事,还认缴出资额775万元,成为注册资本3504万元的快客电梯第二大股东。

黄兴国的另一个弟弟黄兴荣则成了香港公民,并于2003年12月在黄兴国曾经主政的宁波投资成立富联玻璃钢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400万美元,黄兴荣担任董事长,另一个弟弟黄兴常为董事。

(陈树隆)

不但如此,他们所涉及的除了上文提到的建筑、房地产、贸易、机械制造外,还有纺织和养殖行业。企业所在地也不限于宁波,同时也包括上海、安徽甚至海南。

对于陈树隆,今年3月22日,《北京青年报》调查发现,陈树隆涉嫌在主政芜湖期间,指挥挪用财政等资金,以“打新股”等方式进行投资,事后账面做平。

报道还称,中央巡视组在安徽开展第一轮巡视时,陈树隆对组织申报个人资产为3000万元,在安徽所有干部中排名第一,由此引起巡视组注意。而他落马后,自己交待的就有1亿多,查出其实际控制的资产为N个亿,“他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多数目,那些帐目打出来给他一看,他承认是自己干的。”

背后是“党员本色变质问题”

经济上贪婪,首先反映的一个问题是扭曲的金钱观。早在2014年11月11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就提出一个问题:像徐才厚、刘志军、季建业之流,他们缺钱吗?他们要钱干吗?

当然,他们不缺钱,缺的是正确的金钱观,更缺的是永恒的价值追求。这些人的价值观没了方向,内心极端空虚,精神极其贫乏,身体极度缺钙,只好靠物质去充填,靠金钱去充数,靠权力的“价码”衡量自身的“价值”。

(季建业)

其次,经济上贪婪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权力观的蜕变。陈树隆被双开之后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就指出,大老虎并不仅仅是“败”在经济问题上,更严重的是在政治上出现背离党的宗旨、玷污党员本色的变质问题,已经“腐”到根上了。

陈树隆将商品交换原则带入党内政治生活,即俗话所说“拿权力做买卖”, 如果听任其扩散、蔓延,任凭权力与权力、权力与金钱、人情与原则等形形色色的“交换”大行其道,被这些东西代替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,那么党是会变质的。

事实却是党组织不是一般的社会组织或经济组织,不是“私人俱乐部”,党内同志关系也不是市场关系,决不能把商品交换那一套搬到党内政治生活和工作中来。

相关文章